消逝的戏班子寥落的戏台

主页 > 3分28是什么彩票 >

热度 °C

  调皮的孩子就爬上戏台,坐在一角,暗暗观察他们的服装、皂靴;待戏唱到中间停歇,又跑到戏台后面,才知道这些蛾眉朱唇的女子,都是在后面化了妆的缘故。她们坐在镜子面前,仔细地端详着自己,或是慢慢地勾画自己的眉毛,或是把一顶看来极重的凤冠戴上去。我忽又感觉到,她们半卸半妆的容颜,已让人分不清是戏外的人,还是戏内的人。

  一般情况下,花旦额头上都会贴上七个“片子”,以改变脸形和气质。贴片子的长短、高低、疏密不尽相同,倘若贴得好的,便能产生一种只可意会的美。

  听戏班里工作的长辈说,原来这些演戏的女子,是打小就进去的。进戏班子后,不仅要练唱曲,还要练压腿、踮脚尖、下腰等肢体动作,苦得很呢。因为这个缘故,原本打算把我家姐姐送进戏班的父母亲也就知难而退。张国荣的电影《霸王别姬》曾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进入戏班的孩子所要吃尽的苦头,但一部90余分钟的电影,又怎能演尽一个“戏子”舞台后面的人生呢?

  勒头发,贴片子,戴线尾子,戴网子、横簪,戴水纱、戴头面,头发梳好了,又要化妆,上底彩,敷粉,涂胭脂,画眼眼、眉毛、嘴唇,这样一个女人就完全变了,仿佛已不再是她自己,而成了戏里的人。